阿弃是梅花村的背尸人。

因为是外乡人,于是村子里安排他住在外头,说是历来如此。

他倒是不嫌弃。本来年纪就不大,脑袋也算不上灵光,正是容易被人坑骗的时候,便是给他个枣再打他一顿,他也只记得你给枣的恩情。

因为村子里的人向来不待见他,却每每在寻他背尸的时候以礼相待,之后或多或少也要送上点儿东西感谢一番,等到了出殡的日子,更是免不了一趟酒席。于是在阿弃看来,背尸实在是件难得的好事。

阿弃正躲在院子里纳凉,一边用捡来的破扇子驱赶围过来的蚊子,一边晃着脚丫子唱歌,好不快活。

阿弃赶忙丢下扇子去开门,他知道一定是村子里有人找来他背尸了,还是在这样炎热的天气。但是他不介意,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和别人交流了,阿弃觉得很孤独。

阿弃挂着笑脸将门打开,好一会儿才趁着月色辨认出面前的人,正是村子里有名的百岁老人何老头儿。

“何爷爷您找我有事吗?”

阿弃伏到老人的耳旁,大声地喊道。

他知道自己离村子远,不必害怕影响别人,也知道老人的耳朵背,不这样说话听不清。

老人却只是拿那双浑浊的眼珠盯着他,一直没说话。

“爷爷我送你回家吧?天这么黑,路不好走呢。”

阿弃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,想着既然问不出来事情就将老人送回家,问他家里人也一样。

反正来找他的村子人不过就是想他帮忙背尸,只是他记得何老头儿家里只有他一个老人了,难不成走的是他的儿孙辈儿的?不然怎么大晚上的让一个百岁老人来敲他家的门!

何老头儿还是不说话,却在阿弃托着他胳膊送他回家的时候没有挣扎,也算是默认了他的做法。

阿弃松了一口气,一路上除了提醒老人抬脚以外,也没有多说话。

村子里的灯光渐渐地近了,阿弃还在猜测着何老头儿家不在的是哪一位。

是那个尖酸刻薄的儿媳妇?她对老人不好了,总是一天只给吃一顿饭,还时不时地骂老人老不死的,实在可恶。

是那个假仁假义的儿子?他身为老人的独子,却总是合着自己的媳妇一起折腾老人,全然忘了他的命都是老人给的,真是个棒槌!

又或者是那个刚刚结婚的孙子?说是大学毕业的人,有文化有知识,却从来不管自己爷爷的死活,什么时候都是一副高高挂起的模样,实在让人不齿。

阿弃还没把何老头儿家里的人盘算完,何家就到了。

他扶着老人没空敲门,索性直接站在门口喊起门来。

“有人在吗?快来开开门!”

阿弃大声喊道,希望老人能早点进屋,自己也能早点儿把尸体背到棺材里,尽快回家。

阿弃听到里面隐约传来女人的骂声和男人低声的抱怨,忍不住将门敲得更响。他就不明白了,明明家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,他们居然那么安心地关了门,只打发百岁老人去做本不应该让他去做的事情。

门是在十分多钟以后打开的。

阿弃绷着脸抬头,看到的是衣衫不整的儿媳妇,她似乎刚刚从睡梦中醒来,连看人都眯缝着眼睛,还不等阿弃开口,居然又连着打了三个哈欠。

阿弃偷偷地去看何老头儿的神色,却发现对方自打到了门口就一直低着头,根本看不清喜怒。

“家里有谁不在了?快说快说,背完老子还要回去补觉!”

阿弃近乎于泄愤地开了口,幸灾乐祸地等着看笑话。不孝顺的儿子媳妇要来何用?既然他们做的都不是人做的事情,我又何必拿对待人的礼节去尊重他们呢?

“谁死了?谁死了!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,再说这种晦气话我要你好看!”

不等儿媳妇开口,何老头儿的儿子披着衣服骂骂咧咧地来到门口,神情坦然的模样不似有假。

“可是何老头儿明明说……”

阿弃说着又去看身边的何老头儿,却发现对方居然凭空消失,而自己明明离得那么近,竟然没有发现。

同他一样,门内的两人在他提到何老头儿的时候蓦然失色,神色张皇地向着楼上堆东西的小房间里望去。

是呀,他们这几天似乎忘了给何老头儿送饭了!只是忘了几天呢?两人对视后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坏的结果。

“阿弃,你是说,你是说我爹去你那里说家里有人不在了?”

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,带着讨好的笑容,再不是开始那般狂妄。

阿弃没有反驳,只是随着他们的目光一起落到了楼上的杂物间。

夜色中,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个佝偻着背的人影站在那里,再仔细看的时候,却又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“那就麻烦阿弃兄弟上去看看了,要是我爹不在了,也好早点儿让他入土为安不是。”

男人继续讨好的笑,却说什么也不肯随着阿弃一同上楼,只是将背尸的酬劳一加再加,生怕阿弃会不愿意做这桩生意。

阿弃也好奇今晚的轶事,想着自己和何老头儿并没有什么仇怨,也不像他的儿子儿媳那般恐惧,只淡淡地瞟了男人一眼,就往楼上去了。

果然见到了老人的尸体,看那干扁的模样,竟像是生生饿死的!

阿弃再三唾弃了楼下的那对夫妻,尽职尽责地将老头儿的尸体背下楼,放进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准备的棺材里。

却不想方才还好好的尸体,进了棺材居然迅速腐烂掉,那令人作呕的味道也缓慢地弥散开来,逼得人想要逃离。

阿弃没有再多说话,只拿着属于自己的酬劳离开了何老头儿的家。

何老头儿是在第二天下葬的,安安静静地,没有任何怪事发生。

也是,再怎么不孝顺也是自己的亲儿子,老头儿又怎么舍得惩罚他呢?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