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、过年杀猪
贾坤这一回来,可给他爸忙坏了,自己亲自到肇东办年货去了,给家里买了许多好吃的,大部分都是贾坤爱吃的。贾坤妈也是一样,在家里张罗着,眼看要到大年三十了,就把那口要杀的猪,喂得肥胖,就等到这个时候杀。
贾坤记得那是还差一周就要三十了,贾坤爸就找来杀猪的东院老迟叔,还有帮着负责抓猪的亲戚和朋友。在一早上天刚刚亮不久,贾坤妈就把他们都召唤起来,告诉他们早点起来,一会杀猪的人就来了。他们都急忙的起来,在屋里等着。不一会的功夫,老迟叔就来了,腰间还围个围裙,是凡不的,被蹭得油哇曾亮,在阳光下看都打人的眼。再接着就是老彭二叔,还有体格健壮的王彪。他们都到齐了,贾坤爸就把那头猪赶到院子中,王彪在猪的后头,一抽冷似的,跨上一步,一下抓住那头猪的后腿,一下用力一翻,那头猪因为太胖不灵便,一下被翻到,其他人一起上来,老彭二叔拿起绳子就把那前蹄和后踢都绑了起来,后贾坤爸找来一根大棒子,插进绑着的前后蹄中间,两边各两个人,把它抬起,抬入外地的锅台上,由他们按着,把猪头冲向锅台外,由两个人向下按着,老迟叔拿起杀猪的揿刀,一下瞅准猪的喉咙处,一插,顿时那猪一声嚎叫,紧接着那血就象喷了溅似的,往那杀猪盆里淌,随着血的流淌,那猪的叫声一点一点的弱了,直到血淌净,它也不叫唤了。
再就是给猪退毛,老迟二叔很熟练的用舀子往猪身上泼烧得滚烫的热水,他再有那挎子一挎,那猪毛就被挎得溜干二净,不到一会的功夫,一条肥胖的白条猪就呈现在面前。他们把白条猪抬到里屋里放好的桌子上,这时就开膛解剖,这时候就连一些小孩都在瞅热闹,不一会功夫,整个猪就被分解成一块一块,紧接着,就是炖猪肉,灌血肠,然后,就是全家人和亲戚朋友一起,吃杀猪菜,这一天可真热闹,后,有没有请来的,就一家一家给端杀猪菜,也表示一下诚意。
杀猪是农村过年大的一件喜事,也是亲人回来家里的一个大喜事。所以贾坤爸早就和她妈说了,要把这头猪喂好,到老四他们过年回来好杀。真的是亲人的心愿,终于在这一天如愿以偿了。
在这期间,爸爸又买了一些年画还有对子、对联什么的,那鞭炮是不可缺少的,贾坤爸也买了不少。特别在过年那天,贾坤爸领着他们在家里的姊妹几个,到外面祈福平安。他领着他们叩了几下头,还拜了几拜,点上香,然后又烧纸,紧接着就是放鞭炮,祈福一年的平安风调雨顺等等。
在外面放完鞭炮就都回到屋中,在吃饺子前,都得去洗一洗脸,然后,小的给老的磕头拜年,表示一种孝心。
贾坤也给他爸爸妈妈磕头拜了年,也都得到父母的红包。
这一年夜里,那时没有电视机,只有收音机,在农村过年,听着收音机过年,也是一种时尚。全家人都围坐在收音机一旁,听着央视春晚的节目,也是一种好的陶醉。
贾坤记得那时她的母亲就爱听师胜杰和姜昆的相声,还有一些歌曲和二人转等等。
一年过得可真快,一晃就过去了。 待续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